• 首頁| 捐贈| 聯系我們| 浙江大學| 人才招聘 | 最多跑一次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新聞  媒體聚焦

    【浙江新聞】魏江:建設橄欖型社會,抓住這三個關鍵!

    發布時間:2021-09-06 來源:吳丹李 瀏覽次數:106

    817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研究扎實促進共同富裕問題。這是中央財經會議首次專門研究共同富裕問題。

    如何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核心在于構建橄欖型社會。會上,“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的目標,再次被提及。

    中國的共同富裕大工程,從浙江開始。浙江作為首先探索和實現共同富裕的示范區,在今年7月發布的《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實施方案(2021—2025年)》中,提出率先基本形成以中等收入群體為主體的橄欖型社會結構。

    那么,什么是橄欖型社會?浙江離橄欖型社會還有多遠?我們要如何加快構建橄欖型社會結構?近日,浙江大學管理學院院長魏江撰文從群體結構、能力特征以及構建舉措三個方面,闡述如何促進橄欖型社會建設。

    浙江大學管理學院院長魏江

    01

    橄欖型社會什么樣?

    7月發布的《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實施方案(2021—2025年)》對橄欖型社會結構提出了明確的標準。

    2025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7.5萬元,勞動報酬占GDP比重超過50%;

    家庭年可支配收入10-50萬元的群體比例達到80%,20-60萬元的群體比例力爭達到45%;

    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75%,城鎮居民、農村居民內部高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差距持續縮小,低收入群體增收能力、生活品質和社會福利水平明顯提升。

    由此可見,橄欖型社會需要滿足幾個條件:

    第一,社會群體按照可支配收入呈現“10-80-10”占比結構分布,即高收入群體(超過50萬元)和低收入群體(不到10萬元)各占約10%,中等收入群體占比為80%;

    第二,家庭年收入超過60萬元的,約占群體的5%,他們是創造財富的帶動者;

    第三,要關注家庭年可支配收入在10-20萬元的群體,這個群體比例大概在40%左右,他們總體屬于城市的藍領勞動者或者有一技之長的農村勞動者。

    第四,要特別關注家庭年可支配收入在10萬元以下的弱勢群體。

    02

    不同群體區別在哪里?

    如何保障在2025年能形成橄欖型社會結構呢?需要分析不同群體的生存能力和發展能力。

    首先,80%的中等收入群體,在維持社會穩定上發揮著主體力量的作用。

    這部分群體基本由兩類人組成:一類是以技能型體力勞動者、產業工人為代表的工薪階層、農民階層;二類是以灰領、白領為代表的知識型員工和小微企業主。解決好這兩類群體的收入問題,是構筑橄欖型社會結構的基本保證。

    其次,超過60萬元的5%左右高收入群體,他們是整個社會財富的重要創造者。

    浙江省到2025年要形成1100萬的市場主體,其中有四分之一左右的規上企業,這批企業需要創新型的創業家,是創造財富的中堅力量,國家要為他們的創新發展提供政策支持,因為只有通過他們去創新創業,才能為中低收入群體提供就業機會,才能解決城鄉區域發展不協調、收入分配差距大等問題。

    再次,低于10萬元的10%群體,他們基本是浙江省欠發達地區的農民、城市中的弱勢群體、因老弱病殘失能致困的困難家庭。

    他們文化教育程度低、創業就業能力缺失、身心條件難以支持他們就業,對這部分群體,要通過基本就業素質開發、精準幫扶、轉移支付和社會保障來維護他們的生活要求。

    03

    如何構建橄欖型社會?

    按以上三類群體的生存能力和發展能力特點,我認為,要建成以中等收入群體為主體的橄欖型社會結構,重點是抓好三個關鍵。

    關鍵一:以終身就業能力培養為抓手,穩定10-20萬元收入的群體。

    這個群體集中在以技能型產業工人和服務員工為代表的工薪階層,和以體力勞動者為代表的農民階層。

    這個群體發展得好,可以進入到收入超20萬元的群體,發展得不好就會滑到10萬元以下,而且這個群體數量龐大,要穩定好這個群體,必須大力加強終身職業技能培訓,使這個群體具備可持續的就業技能,甚至擁有一定的自主創業能力。其中,具體要關注三類人群的就業能力培養。

    第一類是制造業產業工人就業技能培養。傳統的制造業產業工人會逐漸被機器所替代,要讓這部分群體有持續就業能力,需要發揮企業、職業院校、社會組織的作用,建設好一批職業技能培訓機構,完善終身職業技能教育體系,開展精準對接的就業培訓。

    第二類是從制造業轉型到服務業的人群培訓。我國服務業市場潛力和需求空間巨大,需要大量的家政服務、養老服務、健康生活服務、醫院護工、企業服務等專業型服務人員。目前對這類人群的培養是遠遠不足的,需要盡快建立一批服務技能培訓機構,幫助制造業員工能盡快轉型為技能型服務員工。

    第三類是農村勞動力的勞動技能和創業技能培訓。根據《方案》,到2025年浙江常駐人口城鎮化率要達到75%,這意味著農村還有25%的勞動人口,對這部分群體,要鼓勵和發揮“自下而上”的能人帶動,培養一批土專家型能人、田秀才型能人、農創客型能人,讓農民能人利用獨特資源優勢與特色農業優勢,來帶動農村“成片式創業”和農業經濟高質量發展。

    關鍵二:以創新與創業能力培養為抓手,逐步提高高收入群體占比。

    這個群體是創新創業的引領者和主導者,他們包括家庭年可支配收入超過60萬元的前5%群體、50-60萬元的5%群體。

    這批高收入群體往往是社會創業者和創新型人才,這個群體非常重要,國家要為這個群體賦能創新創業,鼓勵他們科技創新和數字創新,從事以科技創新為基礎的創業活動。浙江要建成高質量發展的共同富裕示范區,必須要激勵他們把創新與創業結合起來,為這個社會的中低收入群體創造就業和發展機會。

    這個群體還包括各個經濟和社會組織的核心骨干,如知識型員工、中小企業主,他們一般擁有良好的教育背景。

    我們對這部分群體要鼓勵、引導和支持他們開展創新創業,特別是支持他們開展科技創新活動,結合自身持續學習,提高他們在新科技環境下的轉型升級能力。建議浙江要繼續加大高科技人才隊伍和高素質管理人才隊伍建設的投入力度,為他們創新創業松綁,為民營經濟發展創造卓越的區域環境。

    對于這類群體中創新創業能力特別突出的個體,鼓勵他們不斷向頭部收入群體靠攏,帶動更多人就業。

    關鍵三:以社會創業和金字塔底層創業為抓手,幫扶后10%低收入群體。

    這類群體簡單地分類,包括有勞動能力的和無勞動能力的兩類。

    對于無勞動能力的,國家通過轉移支付(醫療、養老、最低生活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務、社會福利等調節手段來保障。

    我認為要特別關注底層有勞動能力的群體,通過社會創業、金字塔底層創業等市場化模式,發揮能人示范效應,在醫療、教育和社會服務領域開展社會創業。

    比如,大力度支持遠程醫療、線上教育、送醫下鄉、城鄉醫院對口幫扶等領域的社會創業,為低收入群體提供就業機會,還能為這些群體中的老人提供醫療條件,為孩子提供盡可能好的教育條件。

    概括地說,浙江省百姓是有天生的創業基因和創新動力的,要解決低收入群體問題,根本的辦法不是長期輸血,而是要造血,要充分發揮市場機制和政策引導的作用,鼓勵企業、能人通過社會創業,為低收入群體的生存、醫療、教育提供支持,讓下一代擁有更好的成長和發展環境。

    信息來源:浙江新聞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866號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 郵編:310058|聯系我們

    全民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