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捐贈| 聯系我們| 浙江大學| 人才招聘 | 最多跑一次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新聞  媒體聚焦

    【上觀新聞】斯曉夫:經濟財富的增長必然會帶來共同富裕嗎?

    發布時間:2021-07-14 來源:吳丹李 瀏覽次數:112

    對于“共同富?!钡亩x與實現路徑,當前社會上存在一些“不同理解”,有人把共同富裕與同步富裕、同等富?;鞛橐徽?,認為要實現共同富裕,主要靠財富的均衡分配。他們將“共同富?!崩斫鉃榻洕饬x上的“共同富?!?,甚至認為經濟財富的增長必然會帶來共同富裕。

    對此,浙江大學求是講座教授、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創業研究所所長斯曉夫不以為然。他認為,中國的共同富裕是基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基礎上的共同富裕,是一種經濟財富與社會財富包括精神財富并重的可持續性發展過程。

    日前,斯曉夫在世界青年高質量創新創業論壇上演講時分享他對“共同富?!钡睦斫饧捌鋵崿F路徑,并強調社會創業對于實現中國特色共同富裕的重要性,以及創業者群體在推進共同富裕中所肩負的重大使命。

    以下根據斯曉夫在世界青年高質量創新創業論壇的演講整理而成。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也是改革開放的初衷與目標。關于共同富裕問題與模式本身,社會主義國家和資本主義國家都一直在探索,因為它是一個國家能否長治久安與可持續性發展的關鍵,也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與社會進步,以及人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核心問題。

    在我看來,不同于資本主義國家,中國的共同富裕是基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基礎上的共同富裕,是一種經濟財富與社會財富包括精神財富并重的可持續性發展過程。

    今天的演講,我主要圍繞“中國特色共同富裕理念與建設”跟大家作一些分享交流。

    01

    中國特色共同富裕的前提與內涵

    什么是共同富裕?共同富裕中的“富?!?,一般而言是指比較多地擁有包括金錢、物資、房屋、土地、證券等財產?!案辉!庇脕肀碚魃钬S裕的程度,“共同”用以說明富裕實現的范圍。

    多年來,經濟學家與管理學家從沒放棄過探索共同富裕的理念與相關途徑。亞當·斯密以人性為出發點,把普遍性帶入了經濟研究領域,提出增加人民財富是使國家富裕的手段,并提出改善人民生活為主的富裕國家標準。其中就涉及財富創造與財富分配的問題。

    斯密認為,人天生而且永遠是自私的動物,人的本性就是追求個人利益。如果一個社會的發展成果不能充分流到大眾手中,那么它在道義上將是不得人心的,而且充滿風險。

    在資本主義國家,也講共同富裕。比如洛克菲勒就說過,當富人富起來的時候發現窮人沒有同時富起來,這會破壞富人們富有的社會條件。因此,富人們要做一些慈善幫助窮人,減少這部分窮人對社會穩定的威脅。顯然,他們所謂的共同富裕,目的是為了維護富人相對穩定的社會基礎,而不是真心要幫助窮人也富起來。

    中國所追求的共同富裕,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富裕,與資本主義的所謂“共同富?!笔墙厝徊煌?。我們的共同富裕是讓一部分人和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帶動后富,逐步實現共同富裕。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由此可見,中國特色共同富裕,一是要增強創造財富的能力,二是要堅定社會主義本質,二者缺一不可。

    通過經濟創業與工業化創造財富,是實現中國特色共同富裕的基本前提,因為沒有雄厚的經濟財富,靠簡單的“均貧富”和“吃大鍋飯”是無法實現共同富裕的。因此,創造財富,提高低收入群體增收能力,實行財富分配改革與稅收制度改革,進一步完善公共政策等是我國改善人民生活、實現共同富裕的必要前提條件。

    中國特色共同富裕除了經濟財富,還包括精神財富等要素在內的社會財富。人們往往通過辛勤勞動與社會實踐,創造和積累這兩種財富,通過相互幫助達到日益提高的物質與精神生活水平。

    日前發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提出分兩步走的目標:到2025年,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取得明顯實質性進展。經濟發展質量效益明顯提高,人均地區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經濟體水平,基本公共服務實現均等化;城鄉區域發展差距、城鄉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差距持續縮小,低收入群體增收能力和社會福利水平明顯提升,以中等收入群體為主體的橄欖型社會結構基本形成,國民素質和社會文明程度達到新高度等。到2035年,浙江省高質量發展取得更大成就,基本實現共同富裕。

    從示范區的發展目標也可以看出,中國特色共同富裕是一個動態、漸進的過程,是從部分到整體的逐步富裕。

    推動和發展中國特色共同富裕,既不能離開共同富裕談創造財富,離開了就會導致兩極分化;也不能離開創造財富談共同富裕,離開了就會導致共同貧窮。在分配中既要提倡社會關懷與奉獻,又要反對平均主義。既要強調創造經濟財富,又要強調創造社會財富,通過這兩種財富提高國民素質和社會文明水平。通過地區共同富裕試驗,形成可復制或可部分復制的經驗,然后加以推廣并推動國家的共同富裕。

    02

    經濟財富的增長必然會帶來共同富裕嗎?

    共同富裕并不是一個固定不變的模式,與共同富裕相關的因素有很多,包括財富創造、社會創業、社會關懷、勞動分配、財富分配以及公共政策等。在我看來,重點要處理好以下兩對關系。

    首先是經濟財富創造與共同富裕的關系。如果把這個問題再細化一下,研究與探索中國特色共同富裕,核心問題是研究經濟財富與包括精神財富在內的社會財富與共同富裕之間的關系。而創業是創造經濟財富與社會財富的有效途徑。

    創業包括經濟創業與社會創業。創業者同樣有窮人創業者與富人創業者,但他們的創業初衷與目標都是獲得財富。

    回顧改革開放幾十年,其實就是國家為人們提供了一種全新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制度,讓大眾通過創新創業途徑提高創造財富的積極性。從技術上看,移動互聯網與數字技術等對行業去中介化、扁平化、平等化的沖擊帶來了創造財富的巨大機會,使我國的民營小微企業/創業遍地開花。這種小微企業/創業的最大特點就是調動大眾一起積極地創造財富。

    浙江和福建等地都有無數以6-7人為規模,自下而上由能人帶動的小微創業。他們艱辛創業,重視企業價值創造與財富創造。政府支持這種小微民間創業的創造財富形式,通過讓利等政策,讓民眾獲得經濟財富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質量。這些地區的進步正是當初改革開放提出的“發展才是硬道理”的具體體現。

    那么,經濟財富的增長必然會帶來共同富裕嗎?答案是否定的。相關研究證明,經濟財富與共同富裕建設具有高度相關關系,但并沒有必然關系。

    在這個問題上,不少人常常有兩個認識偏差:一是認為財富多了,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就自然實現了。但事實上,衡量一個地區或國家的共同富裕水平并不完全取決于財富的多與少。一些國家在財富不斷增多時,貧富兩極分化日益嚴重,富人想的不是共同富裕問題,而是如何保持另外一部分人的貧窮。這方面的例子比比皆是,如今天的美國,有不少財富超百億千億美金的富人,而另一邊貧窮人口也在增長。

    二是一部分人存在對中國特色共同富裕認識上的偏差,他們將共同富裕中的富裕僅僅理解為經濟富裕。事實上,共同富裕不僅僅是一個物質上富裕的問題,而是一個包含物質生活在內的、體現社會成員各方面生活富裕的綜合概念。如果中國特色共同富裕僅僅定義為財富上的多少,這將嚴重影響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戰略目標的實現以及人民素質的提高。

    綜上所述,經濟財富確實是實現共同富裕的前提,但二者之間并不存在線性關系。中國特色共同富裕建設,一定要在創造經濟財富的同時創造社會財富,實現兩翼齊飛。

    03

    創造社會財富需要推動社會創業

    其次是社會財富創造與共同富裕的關系。精神財富是社會財富的重要組成部分。事實上,精神富裕的價值和物質富裕是互相聯系、制約的,而且可以直接影響國家和地區的共同富裕水平。

    簡單用公式來表達:國家財富=經濟財富+社會財富,社會財富=社會價值-社會成本。那么,如何創造社會財富?社會創業是一種有效途徑。

    經濟創業的作用與意義大家都清楚,但對于社會創業,尤其是經濟創業與社會創業二者之間的關系,以及經濟發展與社會進步相互制約的過程,并不是所有人都自覺認識并加以明確的。

    社會創業可以溯源到18世紀的“博愛事業”。從那時起,社會創業便與慈善機構、非營利部門、志愿組織這些名詞聯系在一起。至上世紀90年代后期,社會創業這個詞開始逐漸引起世人的關注。

    社會創業是一種通過創業為我們的社會增加價值的過程。社會創業涉及很多內容與變量,核心內容與變量包括:減少貧窮、環境保護、優化和可持續發展與公共政策建設等。這些內容與變量無一不是為社會建設與社會進步增加價值,它們與共同富裕建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進一步說,共同富裕需要經濟財富與社會財富的支持,共同富裕建設需要找出創造這些財富的途徑與發現其中的問題。

    社會創業有三點核心內涵:一是社會性。社會創業關注的是市場和政府沒有解決的社會問題、沒有滿足的社會需要。社會創業的本質是為了創造社會價值,需要發展一個更好、更均衡的社會,需要顧及國家、地區中的不同群體。

    二是創新性。創新性是社會創業的重要特征之一。社會創業必須應用具有創新性、持續性的方式去使整個社會獲益。它涉及社會福利系統等多個方面。

    三是市場機會導向性。社會創業需要借助而非抵制市場的力量。雖然社會創業不以經濟利益為目的,但依然以社會績效為導向,同樣需要重視機會的發現。社會機會起始于發現一些未被解決的社會問題,當社會創業者把存在的社會需求以及滿足這些需求的方法有機結合起來時,就可能發現創業機會。

    越來越多的研究證明,僅僅依賴于經濟財富是不夠的,即使在資本主義社會,相關學者在研究探索這方面的問題時也很關注社會創業因素。如斯密認為,社會感恩是一個社會必備的要素,因為即便在沒有經濟和法律義務的約束時,它也能激發幫助行為在社會各方之間互惠發生。而社會關懷與社會奉獻等就是一種社會財富。顯然,研究中國特色共同富裕需要研究這些與社會財富高度相關的變量。

    04

    共同富裕是全民共富、全面富裕、共建共富、逐步共富

    如果我上面的分析均能成立的話,理想的模式應該是混合型財富創造?;旌闲拓敻皇侵附洕敻慌c社會財富的有機結合,它不是經濟財富與社會財富一半對一半的結合,而是動態變化的財富變量結合體?;旌闲拓敻坏慕M合和創新能力,是推進、實現和維系共同富裕的推進器和導航儀。

    正如我前面所指出的,在推進中國特色共同富裕建設中,還存在不少認識誤區。這些認識誤區在實踐中集中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認為有經濟財富就可以解決一切社會問題,包括人的精神富裕問題;另一方面是不重視經濟財富創造,不顧現有經濟發展水平,推動過度社會福利化。顯然,這兩種情況如果得不到解決,就會影響共同富裕的最終實現。

    現在,對于共同富裕的內涵界定已基本清晰,它是全民共富、全面富裕、共建共富、逐步共富。

    全民共富比較好理解,共同富裕不是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區的富裕,是要滿足最廣大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使全體人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所以“一個也不能少”。全面富裕指的是,共同富裕的最終目的不是簡單的物質占有,是包括物質和精神兩個層面、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等在內的人的充分享有、更好滿足,是人的全面發展,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全面提升。共建共富指的是,共同富裕是奮斗出來的,沒有人能坐享其成,更不是養懶漢。逐步共富指的是,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較大,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一項長期艱巨任務,不可能一蹴而就。

    比如實現基本公共服務的均等化與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差距是共同富裕的重要指標,但不能簡單搞一刀切,更不是“均貧富”。只有擁有雄厚的經濟財富和社會財富,并將二者有機結合起來形成一種混合型財富,才能解決眾多錯綜復雜的共同富裕建設問題。

    為什么選擇浙江作為共同富裕示范區?有人認為是因為浙江經濟財富雄厚,我覺得它應該僅僅是原因之一。其他原因還包括:浙江市場主體的多元性、城鄉結合的發展模式、浙江人相對比較高的人文素質、浙江較為突出的科技創新能力,以及為人稱道的社會治理水平。這些都是社會財富。無論是經濟財富還是社會財富,它們不一定始終在你身邊,但創造這些財富的意識在實踐共同富裕的過程中是要有的。

    最后,我想強調一點,在推進共同富裕中,企業家或者說創業者群體扮演了重要角色。當更多的企業家/創業者參與到共同富裕的實踐中,要比單由政府掏出錢來推動共同富裕更有效果。而政府要做的,就是推動制度和公共政策改革,為企業發展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

    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在這樣的變局下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中國取得的一項偉大成就,也為世界尤其是為發展中國家消除絕對貧困提供了中國方案。

    那么,中國是否可能為世界提供一種實現“共同富?!钡闹袊桨改??資本主義在市場經濟的競爭中可以創造出巨大財富,也可以為世界上很多問題提供有效的解決方案,但其本質決定了很難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推動實現共同富裕。從這個意義上說,實現共同富裕是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試金石。探索“共同富?!钡闹袊桨?,形成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成功經驗,應該說是充滿希望的,它也是實踐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要求。

    信息來源:上觀新聞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866號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 郵編:310058|聯系我們

    全民乐